《山离开门》‧夫兵形象水

2020-06-10| | 查看: 331| 评论:37


不知其他西方语言有无此格调,但华人就凭着“浪子回头金不换”,让女人吃尽了5000年的暗亏明亏。不意,现代男人更青出蓝,再来多一句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”,栽给了女人最歹毒的黑赃,即可鄙又可恶,还沾沾自喜不已。至于我们那位常自言“读的书少”的成龙大哥,更加了不起,以一句“我犯了天下男人的错误”, 明目张胆的拉来了同类为自己的胡作非为做下台阶垫底,似乎就大事化无的汰清了人性中随随便便的粗俗部份。女人要做出宽怀大量的态度,虽说是成熟的表现形式,但更多的时候是骑虎难下的无奈。无论怎幺样的宽怀大量,怎幺样的看得开,那种伤害恐怕都是难于弥补的。还要她再出面公开力挺,那更是二度的重伤害。当然基于紧急的情势所逼,免于野火撩原,这恐怕是唯一扑火的本能。至于是否真的能接受、有无秋后算帐,那是自家人关起门的事了。虽然不久前有希拉里克林顿开了典範,但天下皆知她的机心,人家可是把当总统的宝座孤注一掷押了下去,不能因失一子全盘皆落索。着名女演员刘晓庆,有一句流传遐尔却不失普通的话︰“做女人难,做名女人更难。”希拉里做为一个政治名女人,她只好难上加多几个难了。我小不更事时在职场上犯了处世不够成熟毛病,只好避走他国去深造。十多年回来后,前老闆不计前嫌,依旧归纳部下,大概惧我毛病重犯,赠送一书为戒,且给我上了一课《夫兵形象水》的老孙兵法。如今旧事重提,看似唠叨的为文作情,事实非也。基于官场如战场,希拉里和所有出面维护性丑闻政客老公的女人的委曲求全,其实就是用上了孙子的《夫兵形象水》,视容器而变形状。女人圆滑柔软的性格像水一样,虽潜伏着惊人的能力,但她们的难为,泰半也与她们水般的性格有关。大概只有曹雪芹先生笔下的矜贵女子,才是隔宿花露水做的。天晓得,一般上的女人,莫过于传统澄明充塞于屋子里每一种用途的自来水︰烧开了是茶水,熬上冰糖是蜜水,泡上洗衣粉就是肥皂水了——不过是妾妇之道上略为要求可以立足。出轨的丈夫说上要求被原谅或接受,恐怕真有点言重了。/副刊‧文:山离‧2008.01.12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