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离开门》‧150公斤的大贝比

2020-06-10| | 查看: 323| 评论:46


之前常听那大丫头形容肥佬丹“像个贝比”,我只道她是书到用时方恨少,词穷找不到恰当用语。但真正见着他时,尤其那搞怪的丫头常爱用双手去按挤他的面颊,仔细看,就是一副活脱脱贝比的样貌——不过是个放大吹涨至150磅,不,是公斤,是150公斤的大贝比也。哈。人家说相由心生,从肥佬丹的举止心态,不难推测出他那副“赤子之心”,难怪就算蓄了满腮帮的鬍子,还是没点man的味道。我们去到老蔡的老家,人家桌上放有一个小温妮pooh熊,他一见即拿来玩。你别以为他造作,我在家打扫时,搬动他阻碍地上的大行李箱,不意塞满杂物没拉拢的箱子,就掉出一个崭新的小pooh熊,真叫握着吸尘机的我啼笑皆非。(事后我对大丫头说起,她说:“就是啦,在新加坡买的。死命不给他买,还是乘没人注意时,自己悄悄买了!”)他们上槟城玩了几天回来,大丫头问我有没有注意到肥佬有何不同?我摇了摇头,没见他身上少半磅肉。“他的鬍子不见啦!”呀。“一日无聊,我推他进一间印度理髮店,叫给剃掉了!哈。他死命说,他脸部敏感,剃了会肿(所以他才蓄起鬍子)。难得这幺便宜又有整套的服务,肿甚幺的肿,剃!”结果被剃得“青靓白净”出来,他抚着脸哭丧着叫不惯。瘦仔历亏他:“你堂堂一个150公斤的大男人,怎幺就让人给摆布得了,活该!”那大丫头也想照样给瘦仔“煮一锅”,让他把那猫王式的“塞本”剃掉,还原他真正岁数的年轻10年,却始终难得呈。“我才不要看起来比你年轻和幼稚。”他不失犬儒主义得回绝她。我洗衣清理衣物时,从他那宽大得一边裤脚就能作我们一条裙子的裤袋中,搜出一只人家贝比洗澡玩的塑胶鸭子。“你差点就让我的洗衣机呷呷叫了。”我拿去还他。“噢,我的塑胶鸭子!”他高兴的叫。大丫头骂他:“你再也没有更幼稚了。”我在想,倘若以广东人的“佬”和“仔”,来区分一个大男人或小男孩,我叫他肥佬丹,是叫错了。他是肥仔丹才对,而行事谨慎守分寸的瘦仔历,倒应该是瘦佬历了。当然这是以思想成熟度,而非体积来说。/副刊‧文:山离‧2008.08.02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