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
2020-06-10| | 查看: 175| 评论:17
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《山洞记》布展图(图片由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《山洞记》布展图(图片由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《山洞记》布展图(图片由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《山洞记》布展图(图片由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《山洞记》布展图(图片由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林东鹏 《移山造景》 2019 墨、炭笔及塑胶彩板本,三联画 180 x 300 厘米 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林东鹏 《景观》 2018 炭笔、墨及 UV 印刷板本 34 x 50 x 1.8 厘米 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林东鹏 《山洞记转》 2019 装置:HO 比例及 N 比例火车模型、亚克力胶片、夹板、炭 笔及墨 230 x 670 x 30 厘米 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林东鹏 《一日两天(2019)》2019 现成物、录像投影纸本 装置尺寸:252 x 867 x 640 厘米 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林东鹏 《一刻》 2019 录像装置:电动旋转录像投影及印刷板本、声音 装置尺寸不定 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林东鹏 《希望 2006 - 2018》 (局部) 2019 油彩及炭笔布本,一组十三张 每张 40 x 50 厘米(作品尺寸) 每张 52.5 x 62.2 x 5 厘米(装裱尺寸) 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林东鹏 《希望 2006 - 2018》 (局部) 2019 油彩及炭笔布本,一组十三张 每张 40 x 50 厘米(作品尺寸) 每张 52.5 x 62.2 x 5 厘米(装裱尺寸) 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《山洞记》:穴居人林东鹏
林东鹏 《希望 2006 - 2018》 2019 油彩及炭笔布本,一组十三张 每张 40 x 50 厘米(作品尺寸) 每张 52.5 x 62.2 x 5 厘米(装裱尺寸) 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
林东鹏以「长篇小说」来形容他这次个展《山洞记》。记得上年在油街看过他的《好奇匣》,那时他说那是一本日记。无论日记还是小说,本应都是以文字作为媒介,但他却将它化成视觉的铺陈和编排,让「小说」以非线性的方式在展场空间里发生,「写小说需要编排,线性的、点与点之间的关係,我觉得这个状态跟我创作时思考空间与影像的关係很相似。」读者跟据文字排列去理解小说的内容,这跟理解视觉艺术的方式不同,但也有参照,「视觉艺术好似一本打散了的书,我觉得中文字本身是形象,视觉艺术作品就是很多个形象的点连起来,两者有种类近的关係。」


他为展览构思了两个角色,「眼」和「手」,写了个故事大纲——他们进入山洞,遗忘之前见过的风景,然后再回想发生过的事——还说有五个章节。话虽如此,林东鹏说他其实很少看小说,「我最锺意睇说明书。」因为他处理不了小说内複杂的人物关係,觉得很annoying,「这次创作就是将我推向一个不熟悉的範畴,我不熟文学,不熟电影,不熟录像,不熟移动影像的语言,对我来说,正是我不熟,所以很感兴趣。」


黑布内别有洞天


讨厌複杂的人际关係,以山洞作为展览的核心意象,再加上展场随处可见的模型,令我想,林东鹏会不会其实是一个宅男?就算是,林东鹏也应该是个阳光宅男,两眼笑瞇瞇,总是容光焕发,但反观场内作品又不是真的那幺「鸟语花香」——装在锅盘里的人头,刀刻的雨点,突如其来的枪声,穿着保护衣的人,还替山线动手术——所谓手术,就是无论成功或失败都会留下伤痕;最大一幅画作《移山造景》,移山也令人想起填海,林东鹏在打造自己的世界,还是折射现实世界?《好奇匣》是在土生土长的城市当游客,本身就设定了一个带距离的视角;山洞作为一个内向的空间,以此为意象,艺术家是不是有种收埋自己的倾向?


Reforming landscape_100x300cm_2019_LTP-500_s

《移山造景》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

Landscape in operation_H180x302cm_2018_LTP-0501_s

《景物手术》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

「你觉得呢?」林东鹏收起笑容,目光忽然变得锐利,「那状态是,你既想有距离,但发觉无论你拉得有多远,都有条线把你牵引住,就像月球和地球永远保持一个轨迹,是否能够完全摆脱?我觉得不能。是否可以完全投入?我也觉得不可以。正正是这种无形的张力,有时甚至构成压力。」这种距离和张力,他想自2003年他到英国读书,直至2006年返港的三年间开始感受到。2003年,沙士肆虐,五十万人上街,高呼董建华下台,那时他身在9600多公里外的伦敦,「我看到身边所有朋友都很投入,但我有种很大的距离感,就算看新闻,也是种很有距离的阅读,很多香港社会的重要时刻,我都缺席了。」三年真空期之后回港,他觉得人民与政府之间的张力愈来愈大,加上社交媒体不断发酵,压力与张力更是避无可避。


阅读.文学.状态


先构思故事大钢、结构再进行创作,对林东鹏而言是少有的做法,结合绘画、录像、投影、装置等混合媒介的创作也是少见的,他说这种创作模式源自《好奇匣》,「《好奇匣》是讲我过去发生的事,要设想的东西比较少,很多是当下即时的感受,《山洞记》也有这部分,但《山》的编排会比较多,故事结构、进入不熟悉的知识範畴。对我来说,《山洞记》和《好奇匣》是不太分得开的,没有《好奇匣》的状态就产生不了《山洞记》。」


上次《好奇匣》他跟韩丽珠合作,这次《山洞记》的几幅画作中,隐约可见董启章《地图集》的蹤影,例如作品《景观》与《界限》,将书页UV印刷在木板上再绘画,「之前找韩丽珠合作,因为我觉得她的书随意翻开一页都构成气氛,不需要很线性地读,虽然她说她很努力去想故事,哈哈,董启章的《地图集》也有类似情况,有一两句很重要的说话,不断在他的故事里出现,例如『关于……的景观,已无确实文献可考』,这一句很能击中我。」随意翻阅香港文学之外,他也花了一星期在新亚书院图书馆翻日文书,「虽然我不懂日文,但日本也有汉字,那种状态很有趣,介乎明与唔明,不断去估,日本汉字同时有繁有简,在文字编排之间将繁简状态结合,正正是我在《山洞记》一直思考香港城市与内地之间的张力,这几个阅读状态对于我创作《山洞记》很重要。」大概艺术家都有种特别的阅读技巧。


Lam Tung Pang_The View_s

《景观》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

Lam Tung Pang_Boundary_s

《界限》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

希望 忽明忽灭


「与其说我在作故事,我只是模仿作故事的状态,更多时间是阅读,思考这个状态,甚至成为自己的读者去看整件事,编排文字和影像的关係。」接触自己不熟悉的文学、日文,是前期準备工作,但真正的情绪爆发点,却是他2018年11月在香港坐高铁上北京,处于香港境内隧道的二十分钟,「酝酿了一年的情绪,编排了一年的展览,所有事情在那一刻又重新组合一次。」他决定将展览的时间跨度拉阔,倒带至2006年——也是他从英国回港的那年——再追溯之后12、3年间发生过的事,构成这个关于遗忘、寻找与认领的故事。展览大部分作品都是这一两年做的,唯独那件名为《希望#1》的录像,「那件2006年做的录像作品,是我跟策展人陈畅在刚开始构思时就觉得应该要有的作品,但那时还没想到要将06年至今的经历编排出来。」


Lam Tung Pang_Hope #1_s

《希望#1》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

有伤痕也有希望,展场内有两件命名「希望」的作品,分别置于两个出入口,「希望源自失望,或你想改变。」他想起之前看《大象席地而坐》,「它有种绝望的感觉,又不是完全绝望,但当有少少希望,又好像立刻就被人踩熄。那种感觉很强烈。」希望与绝望彷彿一体两面,互为因果,就如录像中的火柴忽明忽灭,不断循环,「希望的出现与幻灭,我们夹在这两种不断循环的状态中,对我来说,更重要是如何处理这种循环的情绪。」放眼展场,不少作品都埋藏了「循环」的概念,围绕墙壁兜转的模型火车,穿梭于展览的两个空间(《山洞记转》),四个投影机放映前后两面不断循环重叠的影像,构成一种无始无终的感觉(《一日两天(2019)》),甚至乎整个展览空间设计,设置两个出入口,走完一遍便是一个循环。


循环没有出口,难道不是更绝望?「如果循环是指社会状态,那当然不想循环,但我想说的循环是面对问题的思考,因为社交媒体,我们要面对很多即时事情,反应也要即时,如果要平衡就需要循环,循环就是你围绕一个问题时,尝试不同角度,多花一些时间,其实是一种人生的咀嚼,我觉得是重要的。」作品本身既是循环,彼此更互相干扰,旋转的投影机光线落在油画上,光线在隔着两边展场的墙壁的缝隙互相渗透,火车在不同空间来回往返……「一般视觉艺术展览可能尽量避免作品互相干扰,但我在构思《山洞记》时也是有很多不同元素互相干扰,我想呈现这种状态。」


Lam Tung Pang_Hope 2006 - 2018_set of 13_s

《希望2006-2018》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

Lam Tung Pang_Hope 2009_s

《希望2006-2018》(局部)(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)


快不快乐有天总过去


相比起林东鹏以往色彩丰富的作品,这次展览的色调偏向阴沉,「我一直觉得做好开心作品的人,他应该好不开心;而做不开心作品的,当然他会有不开心,但某程度上他都经过作品抒发了出来。」林东鹏认为他算是积极的那种人,「好似政府,永远叫你positive,傻㗎咩?但如果每一刻都好negative,我又觉得唔需要咁灰。」无论是过往与人合作的模式、充满色彩的作品,抑或是现在的作品,他都觉得是自己喜欢做的事,「我又不觉得艺术家一向做阴沉作品,就必须继续阴沉,我觉得,那刻你想到阴沉的就做出来,那刻你想跟人合作,想看些得意、开心的东西就做出来。每日都好不开心,或者每日都好开心,其实都好有问题。」


「有时我怀疑『风格』这个词,艺术家表达的状态,保持风格就是保持状态,但我会想,如果个状态需要保持,那就不是你的状态啦,状态应该是随生命的跳动而跳动。」他觉得创作更有意思的是因缘际会,就好像最近他被邀请参加香港文学季展览,跟董启章会有个crossover,令他有机会翻开买了十四年也没打开过的《天工开物.栩栩如真》,「你的能力就是把握住这些因缘的点,将它们连成线,而最终可以连成一个网络。」


DSCF8009

艺术家林东鹏(摄:李卓谦)



相关阅读